相信铀矿供需缺口会渐显!中广核矿业业绩大涨 CFO陈德邵希望能进港股通-民国土匪
  1. 首页
  2. 新闻动态
  3. 正文
编辑:相信铀矿供需缺口会渐显!中广核矿业业绩大涨 CFO陈德邵希望能进港股通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3月28日 11:47:00

相信铀矿供需缺口会渐显!中广核矿业业绩大涨 CFO陈德邵希望能进港股通

相信铀矿供需缺口会渐显!中广核矿业业绩大涨 CFO陈德邵希望能进港股通

“在供给方面,停产或者减产势必减少供应,拿我们2018年的数据来说,签约的一次性供应的规模比2016年就下降了15%以上。再者,从现在来看,矿山如果要具备一定的产能,通常需要5~10年的时间,至少要准备5年以上的投资开发,相信未来供需缺口会慢慢显现。”陈德邵进一步分析道。

谈起这一事件,陈德邵分析说,这一铀矿是当前世界上产量最大的铀矿,中止生产后也就意味着向市场的供应会大幅减少,而停产后最直接的反应,就是短短三四天时间内铀价上涨了10%左右。

陈德邵说,这主要因去年1月,公司收购了母公司位于英国的中广核国际铀产品销售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销售公司)100%股权,而这是中广核在非洲纳米比亚湖山铀矿国际销售的唯一代理商。

对于天然铀价格走势,陈德邵认为,过去10年,国际市场的天然铀价格一直处在底部区域。但他也指出,相较往年来看,2019年的铀价已经出现了复苏迹象,整个2019年度的平均铀价比2018年增长了4.3%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此前的3月23日,Cameco宣布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公司将暂时中止萨斯喀彻温省北部雪茄湖铀矿的生产,并将其置于安全保养和维护模式。该公司强调,目前Cameco的员工队伍中尚无确诊病例,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铀生产将逐步降低,之后会进行4个星期的保养和维护阶段。

此外,陈德邵表示,销售公司需要资金,因此中广核矿业就将账上充裕的资金充分利用起来,减少对外的债务融资,这样来看,现金是下降了,但是融资成本也在大幅下降。他表示,销售公司注入后已大大超出了管理层的预期,也增厚了上市公司的利润。

“虽然没有在A股上市的计划,但我们还是希望能够进入港股通的行列,希望有越来越多来自内地的投资,能通过这一渠道投资中广核矿业,实际上,现在矿业公司的股东里面也是有相当数量的内地投资者。”陈德邵最后说道。

而这个增长背后有一定内在逻辑,陈德邵分析道,过去几年铀价虽然处在低洼,但市场的需求量在不断增长。具体来说,一方面,铀价下滑,一些铀矿企业因成本高企无法维持生产,纷纷宣布停产或减产。例如,2016年加拿大的铀矿企业Cameco宣布关闭其加拿大铀矿,2018年又对世界上产量最大的铀矿——麦克阿瑟河铀矿进行无限期关停;就连成本最低的哈萨克斯坦铀矿企业,也宣布2018年至2020年对旗下所有的矿减产20%。

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,全球天然铀行业进入了将近十年的低谷期。铀作为全球重要的能源金属材料之一,也是核电站的重要原料,对核电发展起到了基础性的支撑作用。在经历了2019年美国对铀产品进口发起232调查、对伊朗核制裁,再叠加此次新冠肺炎疫情,铀价未来走势会如何,这也是投资者关心的问题。

3月27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电话专访了中广核矿业(01164,HK)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陈德邵。他概括道:在供给方面,近些年,国际上的铀矿企业或停产或减产;在需求方面,随着核电复苏,对天然铀的需求必然增加,供大于求的矛盾已经得到缓解,客观上也支持了目前铀价反弹。他也希望未来公司能进入港股通行列。

同样作为中广核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,中广核矿业当前的估值仅为15.51亿港元,估值较低,即便2019年业绩向好,但股价并未出现反弹,截至发稿时,股价为0.24港元,下跌3.29%。未来中广核矿业是否会走中广核新能源的路——私有化或在A股上市,中广核集团又是否另有考虑?

纵观2019年全年,基于核能咨询公司UxC发布的数据,国际天然铀市场现货价格总体呈现“高开低走”,在24~29美元/磅之间震荡,平均价格为25.72美元/磅,长期价格则一直稳定在32美元/磅。

(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,据此入市风险自担)

“在销售公司注入之前,公司收入来源比较单一,主要从参股的矿山中按股比包销产品,销售公司注入后,中广核矿业获得了在国际市场上的很多销售资源,但像这样的贸易公司,产品毛利水平比较低,注入后也就拉低了上市公司整体的毛利率。”陈德邵解释道。

K图 01164_0

中广核矿业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陈德邵。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  疫情反推铀价上涨?

业内认为,这是考虑到港股融资能力等原因做出的决定。

图片来源:公告截图  但从主要财务指标来看,中广核矿业的毛利率从2018年的8.11%下降到2019年的6.93%,资产负债率从2018年的43.45%上升到59.21%,银行结存及现金从2018年的11.23亿港元下降到6.77亿港元。

对此,陈德邵回应称,目前并没有在A股上市的打算。他坦言,当前市值确实偏低,但是过去的两三年,公司市值也曾达到三四十亿港元,接下来,就是希望借助核电、天然铀行业的复苏,以及利用去年注入销售公司的契机,提升上市公司的资产规模和盈利水平。随着公司基本面的进一步改善,相信未来的股价会进一步提升。

他指出,销售公司因为要做国际贸易业务,本身业务规模比较大,每年基本上有3000多吨的贸易量,所以会有一定的负债,注入上市公司以后就把上市公司的负债率提高了。但陈德邵强调,目前的负债率还是维持在比较低的水平。

争取进入港股通3月26日晚间,中广核矿业也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,收入为20.77亿港元,同比增加27.7%,股东应占利润同比增31.1%至1.6亿港元。主要原因是旗下中广核国际销售公司大力开拓国际市场,天然铀销售量和销售收入较2018年同期有大幅增长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此前3月2日,中广核新能源(01811,HK)发布了停牌公告,并于当晚发布公告,称2月28日收到股东中广核集团的通知,集团或通过中国广核能源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为潜在要约人,以协议安排的方式将中广核新能源私有化。

原标题:相信铀矿供需缺口会渐显!中广核矿业业绩大涨,CFO陈德邵希望能进港股通

那疫情对中广核矿业是否有影响?陈德邵介绍道:“矿山都是位于比较偏远的荒原地带,远离市区和人群。因此,我们目前在哈萨克斯坦的铀矿并没有受到影响。另外我们还通过和合作方提前签署产品的采购合同,及时保证产品供应。综合来看,目前疫情对现在的生产业务没有直接的影响。”